传统文化 2020-04-18 16:03:37

裹头所用织物。以葛或缣制成,形如

,横著额上。 《玉篇》:“巾,佩巾。本以拭物,后人著之于头。”古时尊卑共用。如汉末农民起义军裹黄巾,后来贵族士大夫也有以裹巾为雅者。《文选》颜延之《秋胡诗》:“脱巾千里外。”《注》:“巾,处士所服。”又《急就章》卷2“巾”,《注》:“巾者一幅之布,所以裹头也。”故又称幅巾。《后汉书?鲍永传》:“(永)悉罢兵,但幅巾。”《注》:“谓不著冠,但幅巾束首也。”亦有巾子、巾卷之称。

又称“巾子”。古代用于裹头或装饰的布帛。据《释名?释首饰》称:“巾,谨也。二十成人,士冠庶人巾。”说明巾首先是作为各阶层人士的首服,尊卑共用。一般以葛、布或丝织物品制成,或为正方形,或为长方形。因式样、用途、大小和颜色的不同而分为角巾、幅巾、头巾、幞巾、帻巾以及丹巾、黑巾、绡布等。另外历朝有不同式样的巾及其名称,如汉末魏晋南北朝的“纶巾”,东汉时的“幅巾”,隋唐时的“巾子”和“罗头巾”、“圆头巾子”,宋时的东坡巾、程子巾、山谷巾、高士巾、逍遥巾等。

古代以黑罗裹头名之为巾。后来以纱、罗、布、葛等缝制成方形者称巾。《释名?释首饰》巾条:“巾,谨也,二十成人,士冠,庶人巾。”在汉以前,无官爵的庶人(百姓)只能裹巾。到了东汉以后,王公、将帅、士人亦都以裹巾为雅。《后汉书》卷二十九申屠刚、鲍永、郅恽列传》载:“(鲍永)悉罢兵,但福巾,与诸将及同心客百余人诣河内。”这里说明军队将帅也仅以福巾束首。东汉时的袁绍、崔钧,虽为将帅,也喜欢戴缣巾。?,巾的一种,顶部呈波浪形,魏武帝曹操,以天下凶荒,资财匮乏,裁缣帛为?,贵贱仅以颜色区别。五代、两宋以后,巾之屋已加高,根据式样和制作材料有各种各样的名称,如乌角巾、山谷巾、云巾、幅巾、仙桃巾、华阳巾等等。

古代男子首服。即裹头的布帛,其形或方或条。后世又以纱罗布葛缝合为巾。宋代,由头巾演变而来的幞头已完全脱离巾帕形式,而成为一种帽子,并成为文武官员的规定首服,士庶亦可戴用,为当时男子的主要首服。故有些人又恢复古代的头巾之制,文人隐士咸以服巾为雅。宋代之巾,屋已较前加高,并出现颇多新颖样式,如东坡巾、山谷巾、程子巾、高士巾、逍遥巾、华阳巾、云巾、仙桃巾、双桃巾、胡桃结巾等,名目繁多,不胜枚举。南宋时,服巾之风更盛,甚至朝廷高级将领亦以裹巾为时尚。宋赵彦卫《云麓漫钞》卷四概述宋代之巾,曰:“宣政之间,人君始巾。在元钓间,独司马温公、伊川先生以孱弱恶风,始裁帛绸包首。…至渡江,方著紫衫,号为穿衫尽巾,公卿皂隶,下至闾阎贱夫,皆一律矣。巾之制有圆顶、方顶、砖顶、琴顶,秦伯阳又以砖顶去顶内之重纱,谓之四边净。外又有面袋等,则近于怪矣。魏道弼参政欲复衫帽,竟不能行。”

①古代平民裹头的布。《释名?释首饰》:“二十成人,士冠,庶人巾。”《玉篇》:“巾,佩巾也,本以拭物,后人著之于头。”可见,巾原为随身携带备擦拭之用的布块,后来裹在头上兼当帽用,当今西北地区的农民仍有毛巾裹头,一物两用的习惯。②幅巾。单用以束发。《后汉书?鲍永传》:“悉罢兵,但幅巾与诸将及同心客百余人诣河内。”注:“幅巾谓不著冠,但幅巾束首也。”按《傅子》:“汉末王公多以幅巾为雅,是以袁绍、崔豹之徒,虽为将帅,皆著缣巾。”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曾以“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词句描写三国时儒将着巾的风采。一说纶巾为诸葛巾,是一种冠。

①手巾,用以拭手或覆物。宋高承《事物纪原》: “王莽篡汉,汉王闳伏地而泣,元后亲以手巾拭其泪。巾虽始于三代,而手巾之名,实始于汉,今称日悦是也。”②头巾,用以裹头。《玉篇》:“巾,佩巾,本以拭物,后人著之于头。” 《释名?释首饰》: “二十成人,士冠,庶人巾。”普通庶人的裹头巾也可用来擦汗。汉以来盛行用幅巾裹发,隋代有平头小样巾,唐代有方山巾,宋代有东坡巾。款式因时而异。三国时,文人、将帅也以佩巾为儒雅。

古人又称“帻巾”,用以包头,旧时多流行。清至民国,一些山区和沿海妇女们多以罗帕方巾披裹于头以防风沙或御寒。清人彭光斗《闽琐记》卷1说,漳、泉等地妇女喜用据说源于朱熹的“文公帕”,“毋论老少,出必以幅巾蒙头面”。闽江口沿岸东至宁德、霞浦,南至莆田、厦门等沿海水上居民,亦多以巾裹头。清道光《厦门志》卷15称:“海风破脑,居人皆以布裹头,盛夏亦然。”现代闽南惠安等地的妇女仍有头裹花巾出门的习惯。

韩公帕清代人梁绍壬在《两般秋雨庵随笔》的《韩公帕苏公笠》一则中这样说:“广东潮州妇女出行,则以皂布丈余蒙头,自首以下,双垂至膝,时或两手翕张其布以视人,状甚可怖,名曰文公帕,昌黎遗制也。”据此记载,古时潮州妇女外出,要用一条双垂至膝的乌布蒙头遮脸,又时时掀开乌头巾看人。民国以前,潮州妇女外出,仍用“韩公帕”遮盖脸面。民间流传说,这是韩愈(韩文公)被贬来潮州以后,教导潮州人遵守古礼而制作的,故称“韩公帕”。

狗牙毡布珠海沙田水乡的妇女都喜欢披狗牙毡布(头巾)。这种毡布的颜色都是黑色的。一般把布裁成方形,然后用各种颜色的丝线,在布边缝绣成小斜三角,直到四边全部绣满,各种颜色错落有致,人们称这种头巾为“狗牙毡布”。

披戴毡布时,先对角折成双层三角形,然后在中间放入一长形椰衣(硬纸片也行)。披在头上时,成一拱形,空出额头一两寸,护着双耳,两边脸庞各露一半。妇女披戴上这种毡布,半遮半露,别有一种神秘的美。狗牙毡布能防风御寒,有珠海沙田水乡的特色。

普宁浴布普宁浴布是潮汕民间广为传用的日常生活用品,长五尺,宽两尺,用薄纱布纺成。在浴布上有红白或蓝白方格相间。浴布既大方又简便,不仅用于洗浴,而且还有其他用途。民谣唱道:

一条浴布五尺长,轻纱薄织二尺宽;

洗浴擦身多爽快,既经济来又方便。

雨天遮身当雨衣,热天还可挡阳光;

劳作之时做腰带,树下做席多舒坦。

包头可以做帽子,冬做围巾暖洋洋;

遇急可做防身器,肚饿束腰顶一餐。

浴布易洗易干,上山擦汗,下水围身都要用到它,民间称它为“劳动伴侣”。

过去,潮州人远渡南洋谋生,多随身带浴布,它既可作为包袱皮,又可以当衣衫。现在,南洋一带也织造浴布,华侨回乡探亲还把浴布作为礼物赠送给亲人。浴布是潮州人的日常用品,也是潮州人的标志。

红头巾红头巾是侨居新加坡的广东三水妇女的代称。广东北江河畔的三水市,历史上水灾成患土地贫瘠,人民生活困苦。不少人为了寻找一条生路,离家背井漂洋过海到东南亚谋生。许多三水妇女只身来到新加坡,她们大都是建筑工地的帮工,不但露天作业,还要爬上爬下,工作既苦又累。她们戴着从家乡带来的竹帽遮太阳,但干起活来十分不方便,加上工地上尘土飞扬,汗水和沙尘进到眼睛里,痛得睁不开。后来改用既可遮太阳,又可以做汗巾的头巾代替竹帽,用家乡人喜爱的,象征如意吉祥的大红布料做头巾。她们戴上红头巾不但轻便实用,并作为同是三水乡里人的标志,可以互相照应。这样一来,流落在新加坡做建筑业的三水妇女,全都戴上了红头巾。以后即使不是从事建筑业的三水妇女,也戴上了红头巾。久而久之红头巾就成了侨居在新加坡的三水妇女的标志,人们干脆就称她们为“红头巾”。

古代称为“帻巾”或“帻”,是用它包头发的。汉?杨雄《方言》四:“覆结谓之帻巾。”用于韬裹鬓发,使之不下垂。唐宋时演变为“幞巾”,亦叫“幞头”,用幅巾裹头,两带在脑后相系折成两“脚”下垂,如反系头上,曲折附顶,叫“折上巾”。“帻巾”、“幞巾”虽说“贵贱通用”,但多为低级别的官吏和平民百姓所戴。现在农村居民,有的人也习惯于用巾包头。

剩余:2000
上一页:
下一页:常州学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