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医

传统文化 2020-04-18 16:11:50

藏族医学。是西藏人民医疗经验和知识的总结。唐代汉族中医药学随文成公主、金城公主入藏而传入西藏,对藏医的形成发展产生过较大影响。公元8世纪已较准确认识了人体解剖位置,明确了“白脉”即神经的作用,并创造性指出人胚在38周发育过程中经历鱼期(鱼类)、龟期(爬行类)、猪期(哺乳类)3个不同阶段。诊断技术除望诊、问诊、切诊外,又有独具特色的尿诊。治疗方法,早在8世纪前已有穴位放血、穿刺术治疗腹水、灌肠、导尿等。藏医将中药学中四气五味发展为咸、酸、甘、辛、苦、涩六味,轻、重、寒、热、钝、锐、润、糙八性,轻、重、寒、热、稳、动、润、燥、温、凉、钝、锐、稀、干、柔、软、糙等17种效能。公元8世纪时宇陀?元丹贡布编撰的《居悉》(即《四部医典》)奠定了藏医学的基础。此书全面记述医理、病理、诊治、保健等,所录药物近千种,达到高度水平。五世达赖期间(1617―1682),据《四部医典》内容绘制了全套79幅彩色挂图,为世界医药史上首创。藏医是祖国医学宝库中的瑰宝。

藏族医药学的简称。流行于藏族、蒙古族地区。藏医理论认为,人体内存在着“隆”(气)、“赤巴”(火)、“培根”(土和水)三大因素;饮食精微、肉、血、脂肪、骨、骨髓、精七种物质基础;大便、小便、汗液三种排泄物。三大因素支配七种物质基础和三种排泄物的运行变化。“隆”主气血、肢体活动、五官感觉、食物的输送分解和生殖机能等;“赤巴”可生发热能、调解体温气色、管饥渴消化、胆识智慧等;“培根”输送液体、调解肥瘦、主管味觉、睡眠和性格等。认为人生病的原因在于环境、气候和饮食起居的影响及体内三大因素失调而造成的。其诊断方法亦采用望闻问切,尤其重视舌苔与早晨首次小便的变化。将疾病分为热症与寒症两大类,并将病人分为“隆”型、“赤巴”型和“培根”型。药物治疗分内服和外治两种。内服药物采取“热者寒之”、“寒者温之”的原则。外治有灸疗、放血、拔罐、热酥油止血、青稞酒糟贴敷外伤患处等。常用药是由多种药物配制的成药,共有1400多种,其中一部分为青藏高原特产。公元八世纪,宇妥?云丹贡布所著的《居希》(即《四部医典》)是最著名的医学典籍。内记有基础理论、生理解剖、诊断、治疗、药物等内容,通过后人的多次增补、注释,并绘制成一套大型彩色挂图,内容越发详细、明了、形象。对藏医的推广起了重要作用。

西藏医药学的简称。中国传统医药学的组成部分。是西藏人民医疗经验和知识的总结, 在悠久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吸收祖国内地及国外医学的部分成果逐渐形成。现流行于广大藏族、蒙古族及满族等地区。藏医认为人体内存在“隆”(气)、“赤巴”(火)、“培根”(土和水)三大因素;饮食精微、血、肉、脂肪、骨、骨髓、精七种物质基础;大便、小便、汗液三种排泄物。三大因素支配七种物质基础和三种排泄物的运行变化。“隆” 主气血、肢体活动、五官感觉、食物的输送分解和生殖机能等;“赤巴”可生发热能、调解体温气色、管饥渴消化、胆识智慧等:“培根”输送液体、调解肥瘦、主管味觉、睡眠和性格等。认为生病原因在于环境、气候、饮食起居的影响及体内三大因素失调。诊断采用中医的望闻问切, 尤为重视舌苔与早晨首次尿的变化。将疾病分为寒症和热症两大类, 并将病人分为“隆”型、“赤巴”型和“培根”型。药物治疗分内服和外治两种。内服药物亦采取“寒者温之”、“热者寒之”的原则。外治有灸疗、放血、拔罐、热酥油止血、青稞酒糟贴敷外伤患处等。藏药一千四百余种,其中一部分为青藏高原特产。常用药是多种药物配制的成药。藏医的主要古代典籍是八世纪的

*

宇妥?云丹贡布所著

*

《居希》(即《四部医典》),内记有基础理论、生理解剖、诊断、治疗、药物等内容, 间有一些宗教成分。经十七至十九世纪后人的多次增补、注释,并绘制成一套大型彩色挂图,内容愈趋详明、形象,对藏医的推广起了重要作用。

藏族医药学的简称。是藏族人民医疗经验和知识的总结。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吸收印度,以及汉族和其他兄弟民族的医学成果而逐渐形成。藏医药学将人体生理、病理概括为“龙”、“赤巴”、“培根”。藏医诊断包括望、问、切,重视验早晨的首次尿。区分疾病为寒症与热症两大类。治疗有催吐、攻泄、利水、清热等法。除内服药物外,还有针灸、拔罐、放血、灌肠、导尿、冷热敷药物、酥油烫、药水浴等法。藏医的重要典籍为8世纪五妥?云丹贡布所著《居悉》(即四部医典),书中记述理论、病症、诊断、治疗、药物等。17世纪后,该书内容被绘制成一套彩色图79幅,流行迄今。

藏医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在古老的象雄时代,由于部落割据纷争,战乱不止,疾病频发。民间最多见的是消化道疾病,当时人们用于治病的药是开水,后来又学会用热酥油止血、用青稞酒渣敷贴患处、用马宝(动物胆凝结物)解治食物中毒等方法,并从对付外伤、消化道疾病入手,逐步认识人体结构、运动变化及各种疾病的产生和治疗规律,积累了丰富的医学经验。

拉脱脱日年赞时代是民间医学发展的新时期,这时藏族社会开始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过渡。据藏文版《新老宇陀传》载:拉脱脱日年赞时代,民间医俗和经验积累丰富,已懂得瘟疫晦气会引起各种传染疾病;已掌握把患有传染性疾病的病人移至室外,借以改变人的居住条件,防止疾病的传染扩散的方法;已经懂得对病人采取“控制”饮食的方法进行医疗护理,使用“溶化的酥油敷新伤口,捆扎血脉”,以治疗外科的多种疾病。藏民“无论老幼男女,小病则以酥油遍体擦之,暴于日中,若阴天,以绒单覆盖,以柏叶烧烟熏之”。

6世纪后半叶,以雅隆部落为主体的西藏民间医学逐渐摆脱单纯依靠苯教的“祈神乞药”医俗。《西藏王臣记》及《新红史》均注释道:二十九代赞普赤年松赞的王后璨女鲁甲温逋错,因偷吃油炸青蛙染“龙疫”,生子为“生盲”,取名“奇相生盲”王子。后王子即达日年思遵赞普和王妃遗嘱,请吐谷浑医生到吐蕃为王子治愈眼睛。此完整的“病历”表明:藏族先民已认识到饮食不当会损害人体健康,及由表及里的传递关系,并会由父母遗传给婴儿,出现先天性病残。这些认识标志着西藏古代民间医学的最初发展。

641年,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联姻,文成公主入藏带去大量的医学书籍。史书《玛尼宝训》记载:文成公主带去有“治疗法四百另四种病之药物,十五诊法等总为六十部,又有四部配药法等等”,促进了西藏民间医学的发展。

8世纪,赞普赤德祖赞(704―754年在位)与唐中宗之女金城公主联姻。金城公主入藏时,曾带去医生、医著。这个时期曾编成一部既有外国及汉族地区内容,又有藏族本民族医疗经验的综合性藏医医书《月王药珍》。该书共113章,是现存最早的一部藏医学著作。

755年,赤德祖赞之子赤松德赞继任赞普,他先后聘请了内地及邻国的名医到吐蕃传授医术。各地医生所著医书有:唐朝医生的《杂病治疗》、《艾灸明灯》,天竺医生的《甘露药钵全书》,尼婆罗医生的《草药生态》等。他们还译出一些医书,合编成《紫色王室保健经函》珍藏。这期间,不少吐蕃青年在大唐王朝的医生东松岗哇等的培养下成为有名的藏医,其中以宇陀?云丹贡布最为出类拔萃。他天资聪颖、学习勤奋、勇于实践。他广泛学习各种医著,又多次到邻近国家和地区游学。通过20多年的实践和潜心研究,在公元8世纪末著成《四部医典》,这部医典后来成为藏医发展史上影响最为深远的经典著作。

1012年,德敦?查巴翁西在山南桑耶寺里发掘出《四部医典》,后辗转传到宇陀?宁玛的第十二代孙宇陀萨玛?云丹贡布的手中。宇陀萨玛著有《脉诊指要》、《医疗实践简论》,他对《四部医典》进行了大量的修订,使其基本定型。

15世纪前后,藏医北方学派以强巴?南杰查桑为代表,在总结了高原地区北方多风湿的临床经验基础上,编著出《事续极明》、《甘露源流》、《所需所得》等医著。以舒卡?年姆多吉为代表的藏医南方学派,根据地处河谷的特点,使用清解药物治疗温热病。年姆多吉著有《藏箱之四部医典》和《四部医典》的注释《细经函》,还著有《草药鉴别》、《草药性味》、《草药生态》,以及著名的理论医著《千万舍利》等。

十三世达赖时期(1895―1933年),达赖命令著名的医学大师钦绕诺布建立一个医学和天文历算的机构,取名“门孜康”,专门培养藏医学和天文历算的人才,并编制藏历书。

1959年,“门孜康”与药王山合并建成拉萨市藏医院。1980年,改为西藏自治区藏医院。20世纪90年代以来,该医院多次组织藏汉医务人员对藏医药进行整理和研究,使藏医药学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剩余:2000
上一页:虞世南
下一页:虞美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