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七

地域文化 2020-03-27 12:43:35

旧时丧祭习俗。满汉皆有,流行于东北、北京等地区。人死之日算起,每7日为一七,直至一七,三七、五七、七七均举行祭奠仪式,祭必烧纸,故称。至日将肉、糕、酒、果等祭品及纸制金银锞包入大纸内,供于灵前或墓前,三七用3个,五七用5个,七七用7个,供至午后即将纸包烧之。尚有五七供纸伞,伞上缀5朵石榴花,例由死者女儿或儿媳烧之。俗传亡人是日过五殿闫罗处,闫罗之女爱花,死者凭借花伞遮隐便可顺利通过。此俗解放后已少见。

亡人家眷为悼念亲人,按古礼,逢单七、三七、五七等日,举行奠仪,俗称烧七。此俗与佛教相关,据说人生有六道流转,死与生之间有中阴身寻求生缘,每七日为一周期。不得生,更续七日,至七七必转生。每隔七日,为亡人作佛事一次,并行斋奠礼,谓可超度亡灵转生,免受地狱之苦。

死后七日,称“头七”,辽北一带称“上望”。据说,人初死,不知自己已亡,至七日,被鬼差押解上路方知。行前,必上“望乡台”与亲人诀别,故谓上望。其时,亡人子孙包素馅水饺,个数比亡者年龄多二,谓天地各一岁。另备冷炸热炒,盘数成单。是日五更,在居室烟囱下,置一秫秸长梯,上悬白布,下设桌案,备凳,置碗筷酒碟,焚香燃烛,丧者家眷皆跪周围。长子夹水饺两个,分扔房顶、地下,谓祀天地;子女长跪,望空哭奠至一炷香尽,烧梯化纸;儿媳执筷翻动水饺菜肴,谓可得福。有好事者于上望时铺灰于梯下,谓可留痕。

头七之外,三七、五七、七七,丧家眷属都列墓前斋祭哭奠。惟五七有别:除其余祭品,孝女扎花五盆,焚化。据说亡灵走至三十五天,经五殿阎君关,其职主掌亡者生前善恶。因五殿阎君爱花,送花赏之,裁决时会从轻发落。辽西近河地区,烧五七日傍晚,有以纸扎为船,到河边焚之的。

从死者亡故之日算起,每七天为一限,俗称“七”。逢“七”之日,家人要上坟祭奠,谓之“烧七”。据说此俗源于佛教的生死轮回之说。佛家认为,人死后,要极力寻求生缘,以七日为限,若七日终了不得生缘,则继以七日为期寻求。直至等七个七日终,俗称“尽七”或“满七”。至此,死者必在一处寻得生缘而托生(转生)。故民间甚为重视逢七的祭奠。河南民间向以双七如二七、四七为小祭日,而以单七如一七、三七、五七为大祭日。相传,五七这天,如不上坟献供以贿阎王,亡者就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能再生,故尤以五七为隆重。届时,女的穿重孝,男的穿白鞋,带供品哭送于坟上,并烧纸祭奠。老亲故旧也携香、纸及礼品到丧家参祭,丧家要设宴款待来客。偃师一带,烧五七时,亡者已出嫁的女儿须带一只公鸡和一纸扎摇钱树,以祭鬼神。当地相传,阎王吃了此鸡,收了摇钱树,才肯放死者去转生。

从死者去世之日起,每七天举行一次焚香烧纸的祭仪,谓之“烧七”,又称“奠七”。一般从一七烧到七七,巨野则烧到十七。“七”,亦称“期”。这七个期,通常并不一定每期都祭,一般以五七为大祭,三七为次祭,其余为小祭。

山东各地“烧七”习俗中,五七最为隆重,俗话说:“五七,三周年,不烧不周全。”到五七时,死者亲属要带着金银山、摇钱树、聚宝盆等纸活和供品、香、纸等上坟去祭祀。微山湖地区,一七只上小供,包糖馅饺子,个数与死者岁数相同。但到五七则要给死者摆大供―――五五二十五个供菜(全为生的。其中还有“包子供”,几个儿子包几碗,素馅,每碗下面为小包子,上面一个大包子横穿一双筷子,俗称“抄手扁食”)、馍馍25个。费县等地的五七,一般以一个月为基数,有几个儿加几天,便是祭期。上坟时,至亲也要来,须带供品,最少15个供(小馒头);闺女婿、孙女婿要架抬盒,现没抬盒改用筛子,摆上猪头、点心等供品,盘碟数量八个、十个不等,菜全为生的。还要扎摇钱树等。泰安地方的五期,只要过25天就可做,且不可跨年头做,其仪礼很是隆重。这天照样请里柜、厨师和帮忙的操办,亲友则带酒、肉、鸡、点心等,还要扎制纸活,午饭后,到坟上摆供烧纸焚香,叩头行拜,将纸活全部烧掉。至晚大摆酒席,招待宾客。翌日,丧主再谢里柜、外柜和帮忙之人。五七内孝子还有不论辈分见人就磕头的习俗,“死了老人就没辈了”、“孝子的头满街流”,都是说此。龙口等地称“六七”为“闺女七”,这天,死者的女儿、侄女、外甥女等,带着纸扎的盆花和花篮上坟祭祀。

烧七之日,如恰好同农历日期的初七、十七、二十七相合,叫做“犯七”。就要在坟上插上所犯之七数的白纸小旗和一顶纸伞,以避忌讳。莒南则请僧道作法诵经,谓之“破七”。有的地区,死者有几个儿,就不烧几七,如有三个儿子,则不烧三七。枣庄地方烧五七,不是到35天烧,而是在减去死者一天、有几个儿再减几天的天数那天,举行五七祭祀。曲阜等地亦称“期”,男丧6天一期,女丧7天一期,一般一二期不作,五期十期上坟,俗谚:“十期尽,没人问。”

在死者倒头后直至出殡前,家人要每日早、中、晚3次焚香烧纸,祭奠,称之“朝奠、午奠、夕奠”。朔望举行隆重祭奠,谓之“殷奠”。死者停灵期间,以7日为一期(七),按“七”颂经超度亡灵,并做家祭,焚化纸钱,俗称“做七”。烧“七”时,闺女要“送箱子”、“烧包子”。箱子即扎彩,包子是用白纸叠成方形,用剪子剪成连缀不断的纸串。死者有几个闺女烧几个包子,而且每“七”每人都要增加一个。

逢“七”时,大户人家讲究和尚经、道士经、尼姑经、喇嘛经、师傅经交叉进行,每“七”一道经,分早、午、晚轮流诵经。而每道经,都按规定由谁负责花钱赠送给亡灵。一般头“七”的经是由已出嫁的闺女送,俗称“姑奶奶送”。以后几“七”,依次为其子女、亲家、朋友等。僧、道的法事,早、中、晚3次都有不同的内容。上午一次是在灵前念诵;中午这次实际在下午4点左右才开始,由僧人率死者家人列队到街上祭奠,为死者送路烧门纸。门纸是一种由茶房负责叠制的长方形黄纸筒。僧人要在送路途中选择合适地点分列两旁诵经请亡灵,孝男孝女们要跪地烧门纸。烧毕,再列队沿街走一遭才能返回,俗称“送路”,送路不能走回头路,到家后,僧人照例还要立于灵前诵经一遍后,由主家招待斋饭。晚上的颂经,主要是放焰口。

烧七又称做七,就是从死者去世之日算起,每7天为一个祭日,到七七四十九天为止,在这7个烧七中,以单七祭祀较隆重,亲友皆至,孝子要哭灵,2、4、6这3个双七,亲友不来,孝子只烧纸不哭灵,俗称空七。尤以末七最重要,这是最后一个七,称为尽七,丧家要诵经礼忏,亲友也要送冥币、香、纸、大蜡、金银斗等祭奠。烧七若与夏历的初七、十七、二十七相逢,为冲七或犯七,俗云“逢七有灾、冲七有难”,认为这是死者在阴间受罪的日子,孝子要格外祭奠,以慰亡魂。关中一些农村,遇到冲七时,孝子要给死者坟头插纸伞,以帮助亡魂躲过灾难。陕北的延长县在冲七的前一天下午,就要剪若干纸旗,由女孝子从家门口一路插到坟墓前,意在给亡魂引路,将其灵魂请回家中祭奠。据说亡魂若来不及回家,也可藏于纸旗下躲难。在关中的耀县和陕南的丹凤县一带,除了认为冲七是忌期外,还以烧七逢初八、十八、二十八也是忌期,当地有“逢七逢八,铜锤铁钗,烧七逢九,阎王请酒”之谚,认为烧七遇到七和八的日子,阎王要拷打亡魂,是死者灾难最深的日子,要提前或推后一天祭奠,有的还要请僧尼诵经,为亡魂消灾修福。烧七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说人死逢七转生,最长不过七七便要投胎转世,故要为死者烧纸拜忏,使其有个好的转世去处。另一说人有三魂七魄,死后骨肉归土,魂魄尚无所归,要一年去一魂,七天去一魄,三年魂尽,七满魄尽,故要过七期和三周年,以给死者的魂魄送行。

剩余:2000
上一页:沈阳锡伯族志
下一页:法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