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变迁话头饰

风俗文化 2020-04-16 21:32:52

妇女的头饰,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风格。它的变化,标志着人们审美观的变化,具有时代性。青海汉族妇女头饰的变化,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是个大的界限。在这以前,佩戴的是“大纂”:系上下两层,用铁丝圈作模型,四周用布褙成硬壳,做成上大下小、前高后低、从顶到底呈斜面型、中为空心的马鞍翘式形状。纂面系黑色,料子为绸缎、平纹和上好布料。把头发从前发际以上梳成单辫式一握,囟门口两侧向左右各梳一小辫,单辫装进“大纂”,中间形成鼻梁状,用两头大中间细的银簪贯住。两小辫头上结上绳,绕在“大纂”根部拴住。佩戴之花,崇尚银质。“大纂”前戴双层馗(kui)子,上下两层,上面小,下面大,中间用两根柄籀起,每层中间为斜四边形,两面有两个对等的椭圆形,面上鎏有各种立体花卉,牡丹、秋菊、石榴、丹桂等,制作精细,形象逼真。纂顶戴?簪,又叫“纂梁子”。底呈片状银板,面积略小于纂的底面积,下有两根垂脚,插入发际。其面上鎏有龙凤图,表示龙凤呈祥;或麒麟送子图,表示麟趾呈祥等。有的上面有四到六根短银柱,柱头饰或为龙,或为凤,或为鸳鸯,或为孔雀,后垂有十二至十六条银索,索尖为银质绿叶。“大纂”下前额箍头的银箍儿:用银丝编成两指宽的带状物,每隔二寸许,间饰飞蝶、飞蜂、飞蝉之类的小动物,或蓝、八瓣锦、石榴之类的花卉,凌空竖立,姗姗颤动。两头有活扣,穿上线绳,束在脑后。“大纂”后两侧,横插两朵银花,既能美化头面,又能固定发型。耳坠普遍戴着“一体六叶”、“一体四叶”、“一体双叶”的索罗银耳坠。家庭比较富裕的,则戴轻型的上七下八耳坠,耳钩正而上镌花纹,边缘镶珍珠,下端等距七条银索,中间小长方形银片,面上篆刻吉祥图案,上有七孔穿下索,下有八孔穿上索,索头为绿色银叶。制作精细,十分美观。乡先辈许勋臣先生赋诗赞道:“大纂高高银花簪,龙摆凤摇百卉艳,玉人妆成出镜心,人间佳丽赛天仙”。

自三十年代后,妇女头饰由“大纂”改为“油花儿头”。所谓“油花儿头”,即将发梳散,向后收在脑后,根部用红头绳扎住,绕成饱心团状。然后,用黑线发网套入,用一根银簪子横贯住。发网,民间叫“网网子”,又叫“发套”,“发兜”。圆边有活缋,用黑线绳穿起来,发套入,两头拉紧,便可束定。从发顶固定发团,使用两种银饰物:中间用“押花”,押花盖如铜钱大,上镌各种绘画图案,柄粗而短,插入中间发际,根脚入红头绳扎紧部分,起发团定型作用。四周用银针六至八枚,等距插入,两两对称。针顶端焊上略大于食指指甲的圆盖,料为银子,针为铜银合金。盖面镌刻各种图案,有“五凤捧寿”、“寒雀探梅”、“藕中生莲”等图案。柄长五厘米左右,粗如火柴,均匀插入发团,状如星点,熠熠生辉。这种发型的大小形状,与青海面食中的“油花儿”近似,故以“油花儿头”命名。“油花儿头”的头饰,主要是闪簪,闪簪头上或立一朵银菊,两边各陪以蓓蕾,枝叶俱全;或立一银凤,栖在树上,两面各有一蝴蝶立在枝上。闪簪为一对,左右各插一朵,走起路来,或银菊姗姗,或凤蝶振颤,佳人增辉,花光照人。鬓花种类很多,城乡不同,贫富各异。城镇地区插银质花,如银菊、银莲、银佛手、银石榴等等。农村多用绸子花和塑料花,量力佩戴,淡妆清雅。自五十年代起,剪发兴起,装饰打扮,百花齐放,争芳斗艳,层出不穷。整个的趋势是标新立异,追赶时髦。然而,越来共性越大,地方个性则相对减少。

剩余:2000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