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其麦节

专题 2022-01-28 07:49:46

哈其麦节

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保安族传统节日。每年伊斯兰教历斋月选一吉日举行。届时,各家各户据经济情况宰杀牛、羊和准备鸡、油香到寺院舍散,每人还交点乜贴。穆斯林去寺院念经。这天的一切纪念性活动均由妇女们主持。相传,穆哈默德的女儿哈其麦与阿里成婚时,阿里一贫如洗,家中只有一升大麦、一个手推小石磨和一床破旧的被盖。哈其麦异常伤心,哭着向穆哈默德诉说,而穆哈默德却不以为然,耐心开导女儿说:人生在世,要知足,有这点家当,就应该感谢真主。哈其麦听罢,转忧为喜,高高兴兴与阿里结了婚。因哈其麦在保安人民心目中有崇高威望,故形成这一节日,缅怀其高尚品质。现在保安族姑娘出嫁时,均以哈其麦为榜样,很少讲究彩礼。

回族丧葬礼仪

桃源、常德、汉寿、邵阳等地的回民,丧葬习俗十分简朴,不放鞭炮不奏乐,不敲锣鼓不哭丧。人死后,家人将其置于水床冲洗,剃去毛发。若无水床,则以帐罩代替。不论贫贱富贵,男尸一律白布三层制成“卡凡”包尸。第一层叫“抛拉罕”,即将一段白布从脖颈裹至膝下;第二件叫“小卧单”,以一段白布按死者身长裹缠;第三件叫“大卧单”,将两段白布横起裹尸。也可给死者戴白帽。女尸裹五件,三件与男尸相同,外加缠腰,第一件尸衣从胸缠至膝盖,以白布帕盖头。

死者用“卡凡”包裹后,由阿訇念经,再用一公用木匣装殓,木匣底板系活动板。抬至墓穴,抽出底板,尸体落入穴中,然后掩土埋葬,木匣抬回公屋清真寺,留着他人再用。整个过程庄严肃穆,讲究速葬为安。

宣政院

元代官署名。掌管全国佛教僧徒及吐蕃(今西藏)军政事宜。元世祖至元元年(1264)立总制院,以国师(僧官名,至元七年更名帝师)八思巴领院事。至元二十五年(1288),据唐代于宣政殿接待吐蕃使臣之例,更名宣政院,由帝师兼领,设院使、同知、副使、参议及经历、都事等官,下辖吐蕃地区各宣尉司、招讨使司等地方行政机构。院使以下各级职官,由院自选,或由帝师举荐,均僧俗并用,兼管军事民政。遇地方有事,则于当地设分院处理,亦别有印。若大征伐,则与枢密院共同议处。元顺帝元统二年(1334),又于杭州设立管理宗教的行院。

亲属称谓

发生在亲属之间的称呼。由于亲属是由血缘和婚姻关系组成的网络,所以亲属称谓往往可以反映出血亲制度、宗族制度中的特点。汉民族非常重视亲属关系,因而也发展出了一套复杂的亲属称谓系统。父系和母系的家族成员,各有一套分门别类的称谓,表明辈份、排行、男女、父系或母系,体现出尊卑远近亲之别。例如,父系中的“爷爷”、“伯父”、“叔叔”、“侄儿”,母系中的“姥爷”、“舅舅”、“外甥”等。封建时代一夫多妻制,还造成了“妾”、“姨太太”这样特殊的称谓。随着现代社会家庭规模的缩小,亲属称谓也逐渐收缩,集中使用一些与核心家庭有关的亲属称谓,有时甚至直呼其名。亲属称谓还有“面称”和“叙称”之分。

马褂

清代一种服饰。套穿于长衣袍衫之外。较外褂为短,长仅及于腰。有长袖、短袖、宽袖、窄袖,对襟、大襟、琵琶襟诸式。袖口平,不作马蹄式。对襟马褂始尚天青色,至乾隆中尚玫瑰紫,末年福文襄公好着深绛色,人亦效之,谓之“福色”。大袖对襟马褂,可作为正式行装,色用天青,官员谒客时亦服之。袖窄身长者,亦称长袖马褂。当时有“阿娘袋”,后又有“卧龙袋”之称。大襟马褂衣襟开在右,属便服类。琵琶襟马褂右襟短缺,亦称缺襟马褂。马褂在嘉庆间往往用如意头镶缘,咸丰、同治间又作大镶大沿,光绪、宣统间在南方将其减短至脐部之上,色用宝蓝、天青、库灰,料用铁线纱、呢、缎等,或有用大红色者。马褂本为满族人骑马时穿之外褂,后亦用作礼服。

阿富汗人的宗教信仰

伊斯兰教为阿富汗的国教。大多数阿富汗穆斯林属于逊尼派哈乃斐教法派。穆斯林占全国人口95%以上。只有哈扎拉人和土库曼人等属于十叶派穆斯林。还有一些伊斯兰少数派――伊斯玛仪派信徒,居住在兴都库什山等地区。阿富汗还有几千名印度教、锡克教徒和几百名犹太教徒。伊斯兰教于七世纪中叶传入。此前,阿富汗有很多宗教信仰,直到19世纪末,伊斯兰教才成为阿富汗人统一的宗教。1964年宪法规定:国王必须是阿富汗人,必须属伊斯兰教逊尼派哈乃斐教法派。长期以来,阿富汗非穆斯林居民,甚至不属于逊尼派哈乃斐教法学派的穆斯林,不享有任何实际的权利和法律保护。阿富汗的法律建立在伊斯兰教法的基础上。每个地方都有伊斯兰教法庭,地方法庭受喀布尔最高伊斯兰法庭领导。政府十分重视宗教的教育和文化发展。私塾、宗教学校和经学院遍及所有城市。逊尼派穆斯林几乎不与十叶派打交道,认为十叶派是枯竭和衰败的。目前农村社会随着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进行,宗教生活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已略有分离的趋势,但信仰和实践伊斯兰教仍是阿富汗穆斯林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剩余:2000
上一页:[!--info.pre--]
下一页:[!--info.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