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帕坦族

专题 2022-05-25 11:44:00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抢婚

按照帕坦人的传统习惯,男女双方订婚之后,姑娘就被认为已属于对方所有。如果女方父母在女儿过门之前悔婚,男方有权将未婚妻强行抢走。把未婚妻接到家里后,男青年再偕同几位长者到女方父母家里请求原谅。一般说来,女方的父母会表示谅解,否则便要为由此产生的怨恨承担全部责任。不仅如此,在部落法庭的眼里,女方父母也是无理的,因为他们不仅拒绝了早已决定的婚事,还拒绝了部落法庭的调解。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求婚与订婚

帕坦人求婚必须由男方提出。男孩成年以后,他的母亲就开始为他的婚事操心,希望找一个家庭丰裕而又美貌的姑娘作儿媳。物色到一位中意的姑娘后,男方母亲立即同姑娘的母亲或姑娘家族中一位有影响的妇女取得联系。姑娘的保护人也要对小伙子的品行作一番秘密调查。女方对小伙子表示满意后,男方再作进一步的努力,促使对方答应这门亲事。在事情说定之前,一切活动都是悄悄进行的,以免求婚失败伤及男方体面,导致世仇。女方正式同意后,男方的亲属和邻居便上女方家里举行订婚仪式。参加订婚仪式的男女宾客不能坐一起,女宾被请入内室,男宾则在村里的公房里就座。宣布订婚后,要给所有的人分发甜食,给每个男子送上一杯放有糖和干枣的牛奶。举行订婚仪式时,姑娘必须回避。订婚时,双方要商定离仪以及作为聘礼的首饰和衣服的数目。有的地方,女方如是处女,其家必须给女婿一根针和一块手巾。如系寡妇再嫁,可不必给针。如系双方换亲,则可给可不给。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哭丧习俗

帕坦人中如果有人去世,除了本家族的妇女捶胸顿足地痛哭外,为了表示对死者的怀念,扩大影响,把送葬的场面搞得更加悲壮,他们还出钱雇佣一些专职哭丧的妇女来助哭。这些人一般分成两组轮流哭丧,每组大约25至30人。她们围在停尸床周围,由一位妇女领哭,其他人一面折磨自己,一面放声大哭。若其中有人不卖力痛哭,便会受到领头人的责骂和殴打。哭丧的动作、话语、音调等都有规定。按照帕坦人的风俗,哭丧的人越多,气氛越悲痛,说明死者的社会声望越高。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婚俗

帕坦人流行族内通婚的习俗,如果在家族内部寻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也可在本村或本部落内寻找。由于族内结亲,所以男方对女方的情况比较了解,一般不用他人牵线搭桥。男方父母看中某姑娘,便亲自登门求亲。得到女方父母的同意,男方就向亲戚朋友、街坊四邻散发喜糖,并当众大声宣布三次,以示订婚。订婚之前,男女之间来往不拘。一旦订婚,相互接触就要受到限制,直到举行婚前芒恰仪式时,小伙子才有机会见到姑娘,而且要设法剪下姑娘的一撮头发带回家去,并以此为自豪。迎亲队伍中的男女分成两路,出发前要请伊斯兰教长老去祖坟地为新郎祈祷祝福,然后由民间艺人领头,吹吹打打,载歌载舞直到新娘家,一路上还要鸣枪表示祝贺。迎亲队伍一到新娘家门前,新娘家端出一盆甜食,大家蜂拥而上,一抢而光。婚礼上,新郎盘腿坐在一张床上,由其兄弟、朋友抬起来,如果新郎稳如泰山,众人便上前恭喜。接着,新娘在姑娘们的搀扶下,从屋里出来,和新郎同坐一张床。在他们中间放一空盘,这时新郎把带来的首饰和钱掏出放在盘中,由新娘的母亲收回。如果再把空盘放回原处,新郎只好再放入盘中一些钱。尔后,新娘由七位有夫之妇送上花轿。在西北边境省的一些地方,还流行抢婚风俗。迎亲队向空中鸣枪;抢花轿,女方也朝空中鸣枪,以示保护姑娘的花轿不被抢走。迎亲队伍抢到花轿,便吹吹打打抬回家去。新娘到了婆家,首先公婆同新媳妇见面,然后其他人才能前来看新娘,并且都要赏给新娘见面钱。新郎三日之内不能见新娘,第四天举行观镜礼仪式才见面。仪式结束时,两位妇女各给新郎新娘嘴里放一块名叫“勒杜”的黄色球状甜食,象征新婚生活甜似蜜糖。

巴基斯坦帕坦妇女的闺阃制度

帕坦人对妇女的贞操极为重视,除丈夫和至亲男子外,妇女不能与其他男子接触,出门时必须穿上名为“布尔加”的罩袍,将全身遮盖起来。丈夫若怀疑妻子与某个男人有暖昧关系,无须证据便可将妻子杀死,再处死该男子并焚毁其房屋。如该男子侥幸逃得性命,也得抛弃家园,远走高飞,隐姓埋名。如果未婚女子指责某个男子对她不怀好意,该男子便会被处死,姑娘则一辈子难于出嫁。因为她被认为已经丧失了贞操。即使有人敢于娶其为妻,坏名声也会背一辈子,甚至殃及儿孙后代。有的姑娘因受不了生活的煎熬而自杀,有的父母受了亲戚们的讽刺,自己将女儿杀死。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庆祝生子礼仪

帕坦人认为男子是家族和部落的力量所在,对生子十分重视。谁家生了男孩,便由一位老妇人登上屋顶高声宣布3―7次:“某某家里生了男孩!”如孩子之父年纪尚轻或缺乏声望,便以祖父的名义宣布孩子出生的消息:“某某家生了孙子!”消息传开后,亲朋好友和村里的小伙子们都聚集起来,敲锣打鼓,唱歌跳舞,甚至鸣枪庆祝。妇女们给产妇和婴儿送来新衣等礼物和贺金,主人要盛情款待客人。有的地方,宴会要举行三日之久。如果产妇头胎生了儿子,其兄弟要赠以奶牛、母骆驼或羊,藉以增添姐妹的欢乐,提高她在婆家的地位,并表示娘家的关怀。帕坦人还有一种叫“加格”的庆祝活动:在一风干的甜面饼上开四个洞,悬挂于空中,孩子们站在一适当位置,用嘴去咬面饼,但不能用手帮忙,直至饼小得再也够不着为止。这一活动在晚上进行,只允许妇女和儿童参加,连续七夜,每次费时约三小时。

巴基斯坦帕坦人出门旅行时的习俗

帕坦人至今保留着相当多的独特的风俗习惯,出远门时,一定要从 《古兰经》底下走过,以保旅途平安。先找一条干净的披单,由两人各执其一端,南北向站立,将披单张开举起。旅行者从另一个人手中接过 《古兰经》,极其崇敬地吻一下,再以 《古兰经》 碰一下眼睛,然后将 《古兰经》 放在披单上,自己从披单下穿过。如此重复数次,最后面向麦加天房方向上路。旅行者还必须放一些钱在披单上,以感谢真主保佑。当旅行者走出家门时,家里人要在他背后洒水,往他背上撒大麦和玛希豆。洒水被认为是光明的标志,而大麦则象征丰衣足食,玛希豆能保佑旅客一路平安,尽快回家。旅人骑马或乘车离去时,由两三位亲人或朋友朝着他走的方向呼礼。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巫术

帕坦人虽笃信伊斯兰教,但仍保留着一些巫术习俗。他们相信鬼魂,认为巫师能够驱使鬼魂。如有人久病不愈,医治无效,其亲属便求助于巫师。巫师先检查病人,然后仰面朝天,闭目入定,全身呈紧张状态,口中念念有词。据说这是在向鬼询问病人得病的缘由。片刻,巫师睁开眼睛宣称:病人的仇人施了魔法,故久治不愈。他指示某墓地附近埋有厌胜之物,必须立即除去。病人家属依言而行,果然从那里挖出一个布偶,上插钢针数枚。巫师口念咒语,将针一一拔去。然后命病人沐浴更衣,再给符数道,病人将符化于水中,连服7―10日,由于精神因素的作用,有的病人果然就此痊愈。有时,人们为了弄清到底是人还是动物作祟,便抓一把明矾、红辣椒和野芸香,在病人头部和身体上方绕几圈,再投入火中,最后再将烧过的明矾块扒出来。如烧过的明矾小块呈人形或动物形,便可认定是人或动物作祟。他们认为这一做法可使邪祟失效。帕坦人认为厌胜法对婴儿无效,婴儿得病无须求助于巫师,巫师也不肯为婴儿作法。如有婴儿久病不愈,又能肯定不是遭了恶眼,部落妇女便在半夜将孩子抱到室外,捧在手中举向月亮,说:“哎,月亮,这孩子不属于我们,是属于你的。”以为这样便可使孩子恢复健康。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唱诗求签习俗

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的帕坦人有从拉赫曼巴巴的诗中求签以卜吉凶的习俗。拉赫曼巴巴全名是阿卜杜尔?拉赫曼,巴巴是对长者的尊称。他于1042年生于白沙瓦以南五英里处的一个村庄,后来成为著名的普什图语诗人。他的诗歌家喻户晓,其诗集几乎是居家必备之物。人们以白拉台夜为求签卜吉的特定日期。白拉台夜指伊斯兰教历八月十五日之夜,相传真主于该夜降临天堂最下层,赦免临死者之罪。故穆斯林于该夜诵经、礼拜。在这天晚上,姑娘和妇女们聚集在一起围成圆圈,敲起达夫鼓或纳卡拉鼓,并唱起民歌。圆圈当中放一陶罐,每个妇女将写有自己家人名字的小纸条和一件小东西如梳子、串珠等一起投入罐中。然后找一个小姑娘,命其沐浴更衣后坐在罐子旁边。接着,妇女们开始唱拉赫曼巴巴的诗,小姑娘则从罐中取出一张纸条和一件东西,如纸条取出时所唱之诗的第一句是吉利的话,就算是吉兆;如诗句意思不佳,便是不祥之兆。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除恶眼习俗

帕坦人相信人会受到别人恶眼的影响,因而有种种消除恶眼的方法。如确信受到某人恶眼影响,可取那人衣服或腰带的一块布片,点燃后以烟熏患者,以破除恶眼。如病人发抖不止,家属认为系某人恶眼所致,便在那人的脚印上钉上钉子,或往脚印上小便。比较复杂的一种方法是:妇女们将一种晶莹发光,名叫玻璃草的野草晒干点燃,待火焰升高后投入一陶锅,再将陶锅倒覆在一个盛水的大盘子上。与此同时,几个妇女围在四周,以木棒、刀、锯轻击陶锅,口诵破除恶眼的咒语。当陶锅发出轻微的爆裂声时,表明恶眼已开始被破除。然后,几位妇女举着盛水的盘子在病人胸口之上绕上四五圈,最后再在夜幕下将盘里的水和草扔在十字路口中央。她们相信,当具有恶眼之人路过这里时,只要他的眼光落到烧过的草上,其恶眼的影响便被彻底破除了。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部落法庭吉尔加

吉尔加是帕坦人社会中为解决相互争端以及有关民族和宗教问题而成立的一种部落议事机构或特别法庭。由部落头人和一致选举产生的长者组成。吉尔加成员必须言行一致,品行高尚,善良、公正、虔诚、不贪婪,富有影响力。对于吉尔加的决定或判决,任何人都不得表示异议。拒绝接受吉尔加判决的人会受到惩罚。当争端双方的理由都模糊而不充分,以致吉尔加难于作出判断时,吉尔加可召集几位不偏不倚的公正人士,由他们进行调查,再作出判决。调查者如隐瞒事实真相或偏袒一方,便会被认为是罪犯,会受到惩罚。有的地方,吉尔加还组织名为“20人队”的小组侦查隐藏起来的罪犯。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请求宽恕礼

在帕坦,如一方的权利、名誉受到了伤害,或者有人被对方杀死,受害者非报仇不可。以血还血,杀死仇人被认为是勇敢的表现,报仇雪恨是受害者的继承人和部落应有的权力。如果一时难以得手,也绝不会放弃复仇的权力。这时,伤害者可用各种方式请求宽恕,以实行和解。这种习俗叫“纳纳瓦提”。如果伤害者承认自己的过失和罪行,真正悔悟,并采取必要措施恳求对方宽恕,受害者也可能接受其请求,以实行和解。这种做法颇为复杂。另一种方式是伤害者同本部落或本村几位年高德昭的长者和宗教人士前往被害者家里请求宽恕,并带去几只羊为礼。伤害者头顶《古兰经》认罪服输,请求对方决定自己的生死。如受害者一方答应宽恕,便立即把羊宰掉,奉献给受害一方。此外伤害者一方还须缴纳一笔抚恤金,其数额由对方提出或由部落法庭判定。如果第一次请求宽恕的努力未获成功,就得再请求一次。这一次他们出其不意地闯入被害者家里烧着火塘的地方。因为设置火塘之处被认为是神圣的地方,只有近亲才能坐在这里,故请求易为对方接受。还有一种颇为有效的办法是:如被害者亲属中有老人去世,伤害者设法混入送葬的队伍,出其不意地突然抓住放置尸体的绳床的一条腿,直到对方表示宽恕才放手。帕坦人还以结亲的办法实现和解,把女儿、姐妹或近亲的姑娘嫁给对方,以消除永久的仇恨。有时,伤害者被逐出家乡,永远不能回来,被害一方也不再对其亲属实施报复。为求得对方宽恕,伤害者还有一种极为卑下的做法,即在脖子上套上绳索,口中衔草,来到对方家中,将绳索的另一端交给对方,请求宽恕。在俾路支斯坦的帕坦人中间还有一种做法:伤害者一方派出一个代表团到对方家中求情,对方必定准备饭菜招待客人。当主人请他们吃饭时,便提出条件,请对方宽恕,否则便不吃饭。在帕坦人社会里,客人不吃饭就走,对主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耻辱,故主人往往不得不答应客人的请求。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待客礼

在帕坦,客人很受尊重。对于过客或暂住的客人,主人必须盛情款待,提供礼拜的场所和拜垫,甚至按季节提供净礼用的热水或凉水。有时,过往的旅客还被认为是全村或全部落的客人,被安排在公房里过夜。与该公房有关的人都要从家里拿来食物招待客人,并和客人一起进餐。客人临行时,还要隆重地为其送行。如有人来到某个帕坦人家里要求避难,主人便有责任保护他的荣誉以及生命和财物的安全,并把这一责任视为名誉攸关的大事。任何有意伤害客人的企图都被视为是伤害和污辱主人。为了保护避难者,主人即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当客人离去时,主人必须全副武装地将他护送到本部落势力范围的边界或护送过危险地带。帕坦人把保护避难者视为勇敢的表现,以此感到自豪。他们不向避难者主动索取任何报酬,如果避难者赠予礼物或路费,主人可以接受。一些罪犯常常利用帕坦人的这一风俗,逃入部落地区寻求庇护,使政府无法缉捕。

巴基斯坦穆斯林的割礼

割礼本是犹太教的一种宗教仪式,即用石刀割损男婴阴茎的包皮。后来在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和地区也流行这一风俗。在巴基斯坦,所有穆斯林男孩子都要施行割礼。一般在婴儿出生后15天至七岁之间举行。家里选好良辰吉日,请来亲戚朋友,亲友们给孩子带来甜食和衣物等礼品,以表示祝贺。通常由理发师执行割礼。届时,把小孩打扮得象新郎一样,带到客人面前,先是在孩子手心上涂点迈哈迪,有的地方还给孩子手腕上系彩线绳。为了不使孩子害怕,理发师说:“看,天上有只金鸟在飞。”趁孩子不注意时,迅速割掉阴茎包皮。手术结束后。家里设宴待客。等到孩子伤口愈合后,家里还要举行一次庆祝活动。

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圣徒崇拜

巴基斯坦穆斯林除信奉真主和“使者”外,还有许多人崇拜伊斯兰教历史上的某些重要人物,将他们视为圣人,将他们的墓地视为圣地,认为向他们或墓地朝拜可禳灾避难,获得幸福安乐。受到人们广泛崇拜的有苏非派卡迪里教团的创始人阿布杜?卡迪尔?吉拉尼(1077或1078―1166年)、伊玛目侯赛因的异母兄弟阿巴斯、十叶派第六代伊玛目加法尔?萨迪克(700或703―765年)、穆罕默德的女儿法蒂玛(605或606―632或633年)等。阿布杜?卡迪尔?吉拉尼的纪念活动于伊斯兰教历四月十一日举行,信徒们以大量抓饭和甜食向穷人布施。十叶派穆斯林于教历一月八日以希尔玛尔(一种油饼)、哈尔瓦(一种甜食)及青薄荷献祭,纪念阿巴斯。教历七月,逊尼派和十叶派的妇女都举行仪式,以哈尔瓦、波利(一种油饼)等向加法尔?萨迪克献祭,同时求圣人保佑其实现某项心愿。向法蒂玛献祭的活动只限于德高望重、且处于洁净期的已婚妇女参加。她们贡奉甜食、诵念“法谛海”(《古兰经》首章),全部活动不能让任何男子看见。此外,巴基斯坦各地还有许多苏非派圣徒的陵墓。他们生前为传播伊斯兰教起了重要作用,死后被视为圣人。许多陵墓修得壮丽辉煌,成为穆斯林宗教活动的重要场所。人们不畏酷暑,长途跋涉前往朝拜,诵念“法谛海”、献花焚香、布施钱物,并许下愿心,求圣人保佑。人们求愿的目的五花八门,祈求子息、消灭仇敌、寻找职业、消除病痛、争取情人,祈求事业成功等等。目的一旦实现,就认为是“圣人”保佑之功,要去陵墓念“法谛海”,宰羊献祭,供献甜食、衣服、金钱,向穷人布施,向圣墓献贾达尔(一种绣花并有花边的绸缎或棉布盖单)。去圣墓求愿献祭没有时间限制,但以星期四晚上为多。人们也可在家祈祷许愿,待愿望实现后再去圣墓还愿。每逢这些圣徒的忌日,其陵墓所在地要举行三天的盛大纪念活动,称作“乌尔斯”。

巴基斯坦信德人的婚俗

信德人的婚事须由家族中的长者或部落首领决定。得到他们同意之后,男方家里便可派一名妇女到女方家里了解女方的情况。如女方父母送给白糖,便表示同意这门亲事,否则就是不同意。订婚时,双方母亲要为小伙子和姑娘赠送订婚戒指、衣物、手绢等礼物。还要由男方亲友中的一名有夫之妇用银针给姑娘扎鼻饰孔。信德人对扎鼻饰孔特别重视,扎了鼻饰孔,便表示姑娘已经订婚。订婚后,每逢节日,双方互送甜食、干果、衣服等礼物。婚前第九天,双方家里均敲锣打鼓,宣布婚礼前各种仪式已开始,姑娘、媳妇和儿童们每天载歌载舞直至正式举行婚礼。婚前第七天,男方家的女性成员去新娘家,为新娘举办芒恰仪式。从此,身披红披巾的新娘必须一直呆在房里,不能见太阳,并且由一名有夫之妇照顾,直到结婚那一天。婚礼仪式上,新娘不直接回答伊斯兰教法官的发问,而是由其母亲或嫂子代答。签完婚约,新郎新娘回到屋里,相对而坐,几名妇女在他们头上扯起一块红布,然后,新郎新娘连续碰头三次,再面对《古兰经》同做祈祷。尔后举行观镜礼仪式。当天新郎在新娘家度过新婚之夜。第二天,在新娘家,由新郎出面宴请亲朋好友。也有在第二天清晨将新娘迎至男方家中,然后设宴酬谢宾客的。

巴基斯坦帕坦人的除恶眼习俗

帕坦人相信人会受到别人恶眼的影响,因而有种种消除恶眼的方法。如确信受到某人恶眼影响,可取那人衣服或腰带的一块布片,点燃后以烟熏患者,以破除恶眼。如病人发抖不止,家属认为系某人恶眼所致,便在那人的脚印上钉上钉子,或往脚印上小便。比较复杂的一种方法是:妇女们将一种晶莹发光,名叫玻璃草的野草晒干点燃,待火焰升高后投入一陶锅,再将陶锅倒覆在一个盛水的大盘子上。与此同时,几个妇女围在四周,以木棒、刀、锯轻击陶锅,口诵破除恶眼的咒语。当陶锅发出轻微的爆裂声时,表明恶眼已开始被破除。然后,几位妇女举着盛水的盘子在病人胸口之上绕上四五圈,最后再在夜幕下将盘里的水和草扔在十字路口中央。她们相信,当具有恶眼之人路过这里时,只要他的眼光落到烧过的草上,其恶眼的影响便被彻底破除了。

巴基斯坦的开斋节

伊斯兰教的一大节日,也是巴基斯坦全国性的重大节日之一。根据伊斯兰教教规,伊斯兰教历九月为斋月,斋月最后一天寻看新月,以月亮在本地的圆缺为准,见到新月,斋月宣告结束,次日为开斋节。在巴基斯坦,每年在斋月快结束时,政府都要组成“新月观察委员会”,负责新月的观察工作,并通过广播、电视通告全国。为庆祝开斋节,人们清晨沐浴净身,换上节日盛装,到清真寺参加开斋节的会礼。会礼结束后,到祖坟为死者祈祷。这一天,家家户户准备各种甜食,其中细面条、牛奶、白糖做成的甜面、阿月浑子、葡萄干、杏仁等干果做成的甜食是节日必备食品。庆祝开斋节,人们除了走亲访友,请客送礼,还要向穷人施舍。在家里,长辈要给晚辈过节钱和礼物。按照伊斯兰教教规,有钱人应向政府交纳一定的开斋税,政府用这笔钱救济生活贫困者。在巴基斯坦,全国放假三天庆祝开斋节。

剩余:2000
上一页:[!--info.pre--]
下一页:[!--info.next--]